青海快3> 寧夏新聞

跟著地理學家看寧夏明清“八景”之變

寧夏“八景”最早現于明清。由于歷史文化沿革,不同時代的寧夏“八景”不盡相同。下面讓我們跟隨地理學家、寧夏大學教授何彤慧的文化地理研究步履,一探寧夏“八景”之變。

不同版本的寧夏“八景”

明代陳宗大以《寧夏八景圖》的圖畫形式,率先向世人昭示寧夏八大美景:黑水故城、夏臺秋草、黃沙古渡、長塔鐘聲、官橋柳色、賀蘭晴雪、良田晚照、漢渠春水。

明代慶王朱栴則在《西夏八景圖詩序》中提出他理解的“八景”:賀蘭晴雪、漢渠春漲、月湖夕照、黃沙古渡、黑水故城、官橋柳色、靈武秋風、梵剎鐘聲。

至清代,寧夏巡撫黃圖安續題“八景”,不過屬于“小八景”,即:藩府名園、承天塔影、南樓秋色、泮池巍閣、霜臺清露、南塘雨霽、黑寶浮圖、土塔名剎。

乾隆年間修編的《寧夏府志》改造前代“八景”,形成了傳揚至今、影響深遠的寧夏“乾隆八景”或“朔方八景”:山屏晚翠、河帶晴光、古塔凌霄、長渠流潤、西橋柳色、南麓果園、連湖魚歌、高臺梵剎。

從“八景”的演變來看,“黑水故城”與“夏臺秋草”逐漸遠去,漸漸淡出寧夏文化視界。

從歷史深處走來的水色美景

“漢渠春水”是陳宗大寧夏“八景”中最直接的水景,排在“八景”末尾,這里的漢渠即今漢延渠。另有黃沙古渡、官橋柳色屬于半個水景,仲春至中秋,站在官橋上俯瞰,漢渠兩岸柳色依依,景色十分別致。

至朱栴的寧夏“八景”,“漢渠春水”變成了“漢渠春漲”,并從第八景升格到第二景,一字之差,將春水奔流的景色擢升為兼有草木和春水的圖畫?!盎粕徹哦傘庇搿骯僨帕痹蛭謁木?、第六景?!霸潞φ鍘貝聳焙崢粘鍪?,成為第三景。月湖當在賀蘭張亮堡東、漢延渠西,漁業是當地農人生計之一。

黃圖安的寧夏“八景”似也以水色風景見長。其中的“承天塔影”,字面上看應當是承天寺塔緊鄰湖塘?!般匚「蟆筆塹賴氐暮?。南塘是南薰門外在積雨洼地上開辟的一處人工湖,雨中的南塘更有朦朧之美。另有第三景“南樓秋色”,字面上本無河湖之意,但《寧夏府志》中“南薰門樓傍山面湖,居民村落連屬,當秋高氣爽,可以遠眺”。說明此乃近賞湖光、遠眺山色之處。

另有張金城“改定寧夏八景”中“河帶晴光”“長渠流潤”“西橋柳色”“連湖魚歌”等四組湖塘河渠景色。

黃河是寧夏“八景”之靈魂,寧夏平原在黃河的滋潤下,早已由小水色擴張到大水景。

賀蘭山景與古塔名剎

從陳宗大的“長塔鐘聲”,到朱栴的“梵剎鐘聲”,再到黃圖安的“承天塔影”“黑寶浮云”等,明清以來,古塔名剎一直在寧夏“八景”中占據一席之地?!俺に薄骯潘敝傅畝際淺刑燜濾?。朱栴《西夏八景圖詩序》中的“梵剎鐘聲”,張金城《寧夏府志》有注曰指承天寺,另有黃圖安“小八景”中的“黑寶浮圖”,指的是今海寶塔?!案畝陌司啊敝械摹拌笊病庇星白骸案嚀ā?,無疑指府城東門外的高臺寺?;仆及病靶“司啊敝械摹巴了病?,《寧夏府志》解釋其為“龍興寺”,從其他文獻所記對比分析,也應指高臺寺。只是無論龍興寺或高臺寺,早已蹤跡皆無,文物地圖上也都未留下痕跡,只能于地名中喚起些許記憶。

縱觀不同時期的寧夏“八景”,賀蘭山景決不落下,或選其日光下的雪景——“賀蘭晴雪”;或贊其斜陽晚景——“山屏晚翠”。

乾隆寧夏八景將山屏晚翠推為第一景,確定了賀蘭山的地位。歷代文獻中,有關賀蘭山形勝的描述多為“峰巒蒼翠”“連巒峭聳”“崖壁險削”等。賀蘭山景成為朔方八景之首名至實歸。明人王遜的《賀蘭晴雪》題名詩當是最好的注解:

賀蘭西望矗長空,

天界華夷勢更雄。

巖際云開青益顯,

峰頭寒重白難融。

清光絢玉沖虛素,

秀色拖嵐映夕紅。

勝概朔方真第一,

徘徊把灑興無窮。

(記者  魏 萍)

熱門文章
熱評文章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