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海快3> 寧夏新聞

陳樹蘭:選擇了寧夏,我從未后悔

  寧夏,是一個群英匯聚的名字;寧夏,是一個滿懷感恩的名字;寧夏,是一個開拓進取的名字。

  偏居西北的寧夏一直背負著“落后”的標簽,也因此,從新中國成立之初直至20世紀80年代,數十萬來自天南地北、五湖四海的人們響應國家“支援大西北”的號召,背井離鄉來到寧夏,為這一方土地的蓬勃發展傾盡心力。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——“支寧人”!

  數十年來,一代代支寧人匯入時代的大河,用知識和技術的筋骨,支撐起了寧夏各行各業發展的根基,奏響了塞上江南奮起前行的樂章。

  波瀾壯闊七十載,壯志豪情代代傳。在新中國70華誕來臨之際,請聆聽支寧人向祖國“報告”。

用65年的奉獻向祖國報告

10.jpg

今年88歲的陳樹蘭,依然神采奕奕。赫晨曦 攝

  “二丫頭,走吧,自己闖去吧!”

 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當初離家時父親對自己說過的話,至今仍令寧夏醫科大學總醫院教授陳樹蘭記憶猶新。

  已經88歲的陳樹蘭,當年決定遠赴千里之外的寧夏時,萬萬沒有想到,和父親的這一別,竟是此生最后一面。

01.jpg

  1987年,在寧夏附屬醫院心導管室,陳樹蘭院長(左一)與張德利主任研究二尖瓣球囊擴張手術。

  1953年,陳樹蘭從中國醫科大學醫療系畢業,隨后和戀人劉善理響應國家支援大西北的號召來到寧夏。從此,這個長春姑娘,把一生的心血和滿腔的熱忱,都奉獻給了寧夏醫療事業。她是寧夏內科學尤其是心血管內科的奠基人,率先開辟了自治區心臟病學介入領域,1957年做了寧夏第一張心電圖、1961年做了寧夏第一例右心導管手術……她還曾持續多年深入城鄉調查寧夏地區高血壓、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和患病因素,為國家提供了關于我區心血管病的流行病學相關寶貴資料。

02.jpg

1952年8月28日,中國醫科大學建設大西北來寧同學合影留念,第二排右一為陳樹蘭。

  漫漫醫途65年,在陳樹蘭的心里,有一種情懷從未改變,那就是“要把病人永遠放在第一位”。

  1959年10月1日,陳樹蘭作為寧夏優秀代表赴北京參加新中國成立十周年慶?;疃?。借此機會,她回到長春老家探望親人,那是她遠赴寧夏后第一次回家探親。當時父親已去世,母親、弟弟和妹妹對她的歸來十分高興。但呆了沒幾天,她便著急了,“院里醫生少,不放心病人?!焙圖胰舜掖一氨鷙?,她登上了返寧的火車。

07.jpg

陳樹蘭為病人聽診。

  “我不后悔來到寧夏,當時寧夏需要大夫,而我恰好來到了這里?!倍雜詒鶉搜壑興閱囊攪剖亂底齔齙木藪蠊畢?,陳樹蘭總是很平淡地解讀。她的奉獻與仁心,贏得了尊重與贊譽:她先后獲得“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”“全國三八紅旗手”“全國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”等榮譽,2017年9月獲得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學分會頒發的“終身成就獎”;2018年9月獲“自治區成立60周年感動人物”榮譽稱號。

03.jpg

1954年8月1日,寧夏省醫院內科全體合影,前排右一為陳樹蘭。

  在超過退休年齡12年之后,幾經申請,陳樹蘭離休了。然而離休只是一個形式,“學生要找,病人也要找”,“離而不休”成為她真實的狀態。她被返聘,有她在,寧夏醫科大學總醫院內科領域的同事們覺得心里踏實?!霸諞皆何揖醯米約菏淺涫檔?,這里有出生的歡喜,傷病的痛苦,死亡的悲傷,我能做的,就是盡我所能,救死扶傷?!?/p>

08.jpg


2002年,陳樹蘭院長與研究生賈紹斌、楊銳英討論病例。

  在陳樹蘭的筆記本上,每天的安排滿滿當當:周一上午,到寧夏醫科大學總醫院特需一、二病區查房;周二上午,到心內科聽年輕醫生講課并交流;周三上午,到全科二病區查房;周四上午,參加心內科病例討論;周五到綜合病房查房。每天下午的時間,則是宅在家:看書,學習,查資料。遇到好的內容,她第一時間分享給科里年輕的大夫們?!拔腋綻茨?,我的老師胡善昌教我從不藏私,現在我教他們也得這樣,這就是傳幫帶?!保?span>寧夏建設工程質量信息網記者 楊麗 實習生 赫晨曦/文,圖片除署名外均由采訪對象提供)

05.jpg

1958年,陳樹蘭醫師在心電圖室看ECG。

04.jpg

1984年,陳樹蘭院長在學校作報告。

06.jpg

陳樹蘭和丈夫劉善理的結婚照。

09.jpg

陳樹蘭工作照。

熱門文章
熱評文章
{ganrao}